在著名电影《蒂凡尼的早餐》当中,除了奥黛丽赫本所演绎的女主角霍莉戈莱特丽之外,还有一位不可或缺的角色,以其独有的方式,贯穿了整部电影,为影片增添了一抹点睛之笔。

这只影视界的猫中翘楚,与奥黛丽赫本搭戏一点也不紧张,虽为客串角色,甚至一句长台词都没有,却于无言中,以冷静的行动衬托出女主人公的言行举止,同时又隐喻着女主角内在性格中的孤傲以及她遗失又寻回的天真纯净,从侧面引申出了影片的深层内涵。

而在经典电影《教父》中,一只跑来蹭戏的猫,与马龙白兰度一起成就了电影史中令人回味无穷的经典画面。

诸如此类,猫以其丰富的形象特点及深层的象征意义,在众多影视作品中留下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经典场景。

而在日常生活当中,猫作为人类最为亲密的伙伴之一,深受人的喜爱,同时,其形象及寓意也在潜移默化之间,被人类融入了在自身的文明当中。

最早的爱猫人士,或许可以追溯至古埃及时代。在古埃及文明中,猫不仅是捕鼠技能满点的粮食守护者,也因其神秘优雅的形象、高贵的举止、敏捷的行动、迅猛的捕猎者气质,而被认为是半神,也是神明的化身。

在古埃及的众神里,以猫为形象的神祇中,最著名的便是名为巴斯特(Bastet)的女神。巴斯特是古埃及的一位力量强大的女神,被认为有着猫的脑袋以及纤细典雅的女性体态,她代表着快乐、健康、保护与繁荣,是家庭的守护者,自古埃及第二王朝开始,就在下埃及地区受到了普遍的崇拜。

在古埃及神话当中,巴斯特是太阳神拉(Ra)的女儿,古埃及人民相信,白天当太阳神经过天空之时,巴斯特会注视着他,并守护着太阳东升西落,而到了夜晚,她则会化身为猫打败太阳神拉的敌人巨蟒阿佩普(Apep)。

出于对女神巴斯特的崇拜,古埃及人民创作出了壁画、雕塑等以猫为形象的艺术作品。

因其由收藏家盖尔-安德森少校捐赠给了大英博物馆,而被称为“盖尔-安德森猫”。

例如这件收藏于大英博物馆的雕塑作品,便是当今最为著名的古埃及巴斯特女神猫形象雕塑。

这座雕像极为典雅精美,其上装饰着贵重的黄金耳饰及鼻环,猫头和胸前的圣甲虫象征着重生,巴斯特猫配合其胸前的银色荷鲁斯之眼,则寓意着保护和治疗。

随着时代变迁,古埃及文明逐渐没落并消失,而猫也从崇高的神坛,回归到了宠物的角色,但始终未曾改变的,是爱猫人士对猫的热爱。

譬如,在中国宋朝时期,接猫回家是一件需要下聘礼的、重要而严肃的事情,整个纳猫流程极其具有仪式感。

左图:壶中富贵图(局部), 明, 朱瞻基, 现藏于中国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馆

此外,猫也始终是艺术家的创作题材之一,中国古代爱猫著名人士宋徽宗、明宣宗、扬州八怪等人,就经常把猫画入作品当中。

例如举世闻名的俄罗斯法贝热珠宝工坊,就曾通过极富特色的雕琢工艺,以瑰丽宝石等材料,创作了数件极为珍贵的猫咪雕塑艺术品,引得英国皇室等欧洲皇家争相购买与收藏。

而更有甚者,将其形象雕琢在了手杖、伞柄之上,由此便可将之随身携带,以示对猫之热爱,而与此同时,猫的形象及象征也成为了携带者本人着装与气质上的拓展及延伸。

自17世纪左右,手杖由牧羊人的基本装备,转化成了欧洲贵族绅士的标准搭配,在这一时期,手杖甚至是需要进行宣誓才能拥有的难得器物,是权利、阶层以及财富的象征。

随着时代的发展,手杖逐渐开始普遍成为装饰配件,同时也具有一定的防身作用。

到了18、19世纪,随身携带手杖的行为在女士当中,也成为了一种风尚,彼时的贵族女子,往往会挑选一件适合的手杖出席重要场合,展现自身的魅力与气度。

在20世纪初,手杖再度流行,与礼帽和一样是是时尚着装的一部分,这或许也从侧面流露出了当时女性权力意识的觉醒,尝试寻求着与男性同等的权利,通过携带手杖、身着西装等外在的形式改变,延生力量感。

着装考究的美人雅士,于彼时繁忙而古朴的街道上手执美杖,信步而行,遇到好友时轻轻举杖示意,举手投足间尽得优雅与风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