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化内镜治疗是经自然腔道的内镜治疗,可归属于黏膜外科范畴,属于微创外科治疗。消化内镜操作与外科腹腔镜手术性质类似,必须在麻醉下完成,其麻醉目的也与外科手术相同。随着舒适化医疗的发展,单纯减轻痛苦已经不能满足消化内镜治疗的要求。今日整理武汉市第一医院麻醉科陈治军教授的《几种常见的消化内镜手术麻醉》,以飨读者。

1. 利用各种电刀在病变位置进行黏膜下剥离,并将病变黏膜与黏膜下层完整剥离切除的内镜微创技术,具有侵袭性小、一次性完整切除较大黏膜病变、病理诊断准确,术后复发率低及康复快等特点。

2. 胃ESD是目前治疗胃部非侵润性肿瘤和早期胃癌的首选方式,主要手术步骤为:确定病变范围和程度→病灶边缘标记→黏膜下注射→切开黏膜→黏膜下剥离→创面处理。

2. 少部分简单易行者(操作简单、操作时间短,患者可耐受)可在中度镇静下由有经验的医师执行。

4. 下消化道ESD手术一般可在深度镇静/麻醉或中度镇静下完成,手术时间长、创伤较大的可酌情使用喉罩或行气管插管全身麻醉,有利于穿孔、腹腔胀气等并发症的防治。

2. 出血:在消化内镜出血风险分层中属于高风险分级,常见并发症。严格评估术前凝血功能和抗凝、抗血小板药物使用情况以及手术过程中充分的黏膜下注射时预防出血的重要手段。

3. 气体相关并发症:主要包括皮下气肿、纵隔积气、气胸及气腹等。皮下气肿一般可不处理,气胸严重者需行闭式引流术,腹腔积气可使气道峰压增高,并可引起血流动力学变化,严重者可行右下腹麦氏点或右侧腹中部穿刺放气。

1. 病灶的部位、大小、浸润程度和操作者熟练程度会影响穿孔和出血等并发症的发生率。

2. 当术中气道压突然升高,呼气末二氧化碳分压(PETCO2)显著变化时,应警惕穿孔的可能。

3. EUS分为大探头EUS和小探头EUS,大探头EUS一般不必向检查部位注水,小探头EUS检查时需注入无气水作为超声介质。

4. 超声内镜引导下细针穿刺抽吸术广泛用于消化道和非消化道恶性肿瘤的诊断,操作时间相对较长。

2. 气管插管全身麻醉适用于预计操作时间较长、存在困难气道、通气/供氧有问题及有反流现象的患者。

3. 深度镇静/麻醉:若病变位于食管下段/胃,或行大探头EUS,可由有经验的麻醉科医师行深度镇静/麻醉。

1. 要求胃肠道蠕动减弱或消失,以便穿刺定位,穿刺时麻醉深度不可太浅,不能发生呛咳,故建议在穿刺前可适当加深麻醉。

2. 检查者操作粗暴或麻醉效果不完全时患者可能出现躁动挣扎,引起消化道黏膜擦伤或撕裂,严重者导致穿孔。

3. 在注水之前,可将患者上身抬高15°~30°,有利于引流。开始注水前,尽量使患者处于较深的镇静或麻醉状态,避免在注水后患者出现躁动或呃逆,引起液体反流至食管,增加误吸风险。

4. 术中操作者应控制单次注水量及注水速度,以水面淹没病变为宜,且需反复多次吸引。

1. 内镜治疗旨在预防或有效地控制曲张静脉破裂出血,并尽可能使静脉曲张消失或减轻,以防止其再出血。

2. 内镜治疗包括EVL、硬化治疗(EIS)、组织黏合剂治疗。患者大多采用平卧位或左侧卧位。

3. 内镜治疗禁忌证:有上消化道检查禁忌证,未纠正的失血性休克,未控制的肝性脑病,伴有严重肝、肾功能障碍,大量腹水者。

2. 气管插管全身麻醉适用于小儿、有严重腹水、活动性出血、困难气道及操作不耐受患者。

4. 深度镇静/麻醉适用于已行胃镜检查的患者,明确食管、胃、十二指肠无活动性出血的静脉曲张患者可谨慎选择,需由有经验的麻醉科医师施行,并备齐紧急气管插管设备,建议配备可视喉镜。

包括括约肌切开术(EST)、内镜球囊扩张(EPBD)、取石、鼻胆管引流、胆管支架治疗等。

ERCP禁忌证:严重的心肺或肾功能不全者,肠腔狭窄、梗阻及重度静脉曲张、内镜不能进入十二指肠降部者,急行胰腺炎、慢性胰腺炎急性发作时。

ERCP常在俯卧位或半俯卧位下进行,可在患者身下垫软枕,胸前区及腹部留有一定空间,减轻患者自身重力对胸腹的压迫。

3. 中度镇静相对简单,对麻醉医生依赖性低,周转率快,但部分患者不能耐受,迷走反射的发生率高。

4. 深度镇静/麻醉:易导致呼吸抑制且处理不便,需由有经验的麻醉科医师在必要的辅助通气条件下谨慎实施。

5. 目前常规采用深度镇静的麻醉方法:侧俯卧位,鸡尾酒用法(舒芬太尼稀释后推注+丙泊酚+右美托咪定)。

3. 脑出血与脑梗死:对有严重心肺疾病、循环不稳定的特殊患者需行有创动脉监测。

4. 术后并发症:急性胰腺炎、穿孔、出血及感染等,关注“黄金24 h”,术后第1个24 h是并发症最易发生的时段。

3. 绝对禁忌证:合并严重凝血功能障碍患者、严重器质性疾病等无法耐受手术者、食管黏膜下层严重纤维化而无法成功建立黏膜下隧道者。

2. 术前1天开始静脉注射质子泵抑制剂,术前30 min静脉使用抗生素,术前不常规使用镇静药物。

5. POEM手术疼痛刺激不大,建议选用速效、短效的物,减少阿片类镇痛药的用量。

1. 皮下气肿及纵隔积气:为最常见的并发症,术中CO2气体灌注所致,通常情况下无需特殊处理。

2. 气腹:气道峰压升高20%以上,应考虑是否经皮腹腔穿刺针减压(使用14~16 G套管穿刺针的右侧麦氏点放气可明显改善症状)。

3. 气胸:术中术后气胸的发生率可达25%以上,术中出现气道平均压20 mmHg,血氧饱和度(SpO2)90%,PETCO2显著升高,应警惕穿孔、气肿、气胸、气腹等风险,必要时行胸腔闭式引流。

4. 其他:肺炎、胸腔积液、黏膜损伤、穿孔、出血及术后恶心呕吐(PONV)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