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节目中,董卿问惠英红:“你最严重时会受伤到什么程度?”惠英红笑着说道:“腿断掉啊!去医院看了没时间打石膏,就这样回去继续拍。但没办法站,武术指导就架着我的上身去打,下身没打石膏的腿就还在那摇,那种痛……”

惠英红小时候特苦,她说:“我的一生,是别人的两世”。惠英红祖上是山东的富贵人家。后来,父亲带着妻儿以及数不清的钱财南下香港,谁知一到香港,就被骗得倾家荡产,全家从天堂掉到地狱。

惠英红几个兄弟姐妹就和父母挤在别人的楼梯间里,每天吃的都是餐厅不要的剩菜剩饭,父亲是读书人,浑身傲气,不肯出门低声下气求人,母亲便带着孩子们到街上卖口香糖、扑克牌等等,说是赚钱,其实更像是当乞丐。

从3岁到12岁,惠英红都是在街头度过的,父亲虽然拉不下脸赚钱,但他倒是把自己会的知识都教给了孩子们,每天教他们读书、写字,让从没上过一天学的惠英红不至于成一个文盲。

12岁这一年,惠英红意识到不能继续在街边站下去,她去了夜总会跳舞。那时候,惠英红就立志一定出人头地,让家人过更好的生活。虽然是,但跳的许多戏是京戏。所以惠英红开始练功,学着耍刀弄剑。

三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被大导演张彻看中,成为邵氏签约艺员,月薪五百。她演的第一部戏是《射雕英雄传》,扮演苦命女子穆念慈,虽然算不上挑帘彩,也颇为引人注目。

几年后,受著名动作导演刘家良提携,主演了许多动作片,成为名噪一时的“打女”。而她一线打星的名声,是“拿命”拼来的。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下,被打四五十拳。拍从16楼跳下去的戏,连替身都被吓跑了,她亲自上阵。

做了急性盲肠炎和腹膜炎手术,拆线才八天,就又赶回片场。最严重的时候,拍打戏拍到腿断,没时间打石膏的她,只好回来被人架着上半身继续打,而那条短腿就在空中摇晃着,那种痛……董卿听完后,满含泪水。

22岁那年,她凭电影《长辈》获得第一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她也成为了香港电影金像奖史上唯一一个靠“打女”形象获此殊荣的演员。可惜好景不长,几年后,香港电影发展从武侠片转向了文艺片。

“打女”形象不再如日中天,33岁的惠英红竟到了无戏可拍的地步。也是在这个时候,小她7岁的男友黄子扬也理她而去了。当初为了能和这个小男友在一起,她可是受尽了流言蜚语,可她还是勇敢的牵起了黄子扬的手。

惠英红公开这段恋情的时候,她不仅给了黄子扬很多的爱、很多钱,她还费尽心思的给了他很多资源。可是这个黄子扬得了便宜还卖乖,对惠英红说:“你是大明星,你强过我,你根本瞧不起我。”

说完这句话,转身就去找别的女人了。来来,好几次。三年间,黄子扬终于把惠英红对他的热情一点点给消耗没了,两人就此分手。情场事业双双失意,用命换来的一切,说没就没了,崩溃的惠英红一度患上了抑郁症。

一天,惠英红在家吞食安眠药,妹妹踹门而入时,她早已口吐白沫,不省人事,所幸抢救及时,但免不了在鬼门关走了一遭。醒了之后,惠英红也想通了,既然没有死,那就好好活着。

从这以后,惠英红不论角色大小,戏份轻重,妈妈还是婆婆,她开始放下身段,有戏就拍。她想着就当自己没红过,一切从头开始。《倚天屠龙记》里的灭绝师太、《唐宫燕》里的武则天、《新倩女幽魂》里的姥姥。

直到2009年,49岁的惠英红凭借《心魔》中一位行为怪异的母亲,时隔27年,再度拿到了金像奖影后。2017年,惠英红凭借《幸运是我》,第三次问鼎金像奖影后,接着又凭借《血观音》,获得金马影后。

而她也因为旧伤复发,导致左膝盖永久残废,再也不能拍打戏了。但她也很看得开:“我很感恩,至少现在我还能走路,还能拍戏,还能在我热爱的行业里工作。”

不得不说,惠英红就是最值得尊敬的艺术家,她的人生,比电影还要精彩。上天给了她一副烂牌,她却自己硬生生打出了王炸。只是,从那经历过那段姐弟恋后,红姐一直忙于拍戏,再没也谈过恋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