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我要复仇》和《老男孩》之后,韩国导演朴赞郁“复仇三部曲”的最后一部《亲切的金子》再次让人深深的震撼,他诡异的风格和娴熟的镜头语言这次表达的行云流水,游刃有余。

如果单个人的复仇带给我们更多的是震撼的话,群体的行动则更容易体现人性,更容易解读规则,更容易引发思考。

“亲切的金子”这个名字来自于狱中的姐妹对女主角“金子”的赞称。金子在20岁时候因为绑架并杀害儿童被捕入狱,可被迫承认罪名的她其实背负着天大的委屈。

真正的凶手是一个幼稚园的教师――白老师。他首先绑架了金子的小女儿,然后以她的安危逼迫金子诱骗另一个小男孩上门,在虐杀了小男孩之后以同样的手段让金子去替他服罪,承认一切都是她自己干的。为了保全女儿的性命,柔弱的金子在警察的怀疑之下,仍然义无反顾地认了罪,她心里唯一想到的只是保全女儿的性命,即使这个代价是,13年的牢狱之灾。

刚开始,金子在狱中渡过了一段残酷的时光。她无法找到自我救赎的方式,她找不到自己坚持活下去的理由。这时候,她开始面带和善的笑容,开始辛勤的劳动,开始热情地帮助任何她可以帮到的人。当我们都开始以为金子想通过这些善行来替自己赎罪的时候,孰知她的复仇计划才开始显山露水,她所作的一切都是在为出狱之后的复仇做准备。

这是一个谋划了十三年的复仇计划的前奏。在这里,朴赞郁其实表达了对公权力惩罚的第一个质疑。本来就是一个无罪的人,却因为证据不足而错误的入狱。十三年的牢狱生活不但无法使她从劳动中得到改造,相反,支持她行善的最大动力,却是由此衍生的强烈的复仇目标。这种对现有规则的质疑在影片的后半段呼声越来越强烈,而这种略带讽刺意味的反差在后半段也被导演有意地扩大到了极致,增添了影片无限的张力。

如果在狱中带着浅笑面靥和闪烁光环的她被称为“亲切的金子”的话,那么出狱后眼底一抹殷红,身着黑色皮衣,一脸冷漠的她就只能是“复仇的金子”了。这也象征着,她的复仇计划正式揭幕!

与此类似的就是对反角白老师的刻画。前一个画面是他一脸真诚和善的教一帮小朋友们唱歌,紧接着就切换到了他粗暴地对趴在饭桌上的妻子发泄。更不可饶恕的是,这个人面兽心的男人,绑架杀害一个个小孩的原因,竟然是为了给自己买一架帆船!

金子在出狱后,一个个找到了她在狱中帮助过的好友们。在她们不惜一切代价的帮助下,她终于逮到了她梦中都想一枪了结的复仇对象,这个让她付出了十三年青春的十恶不赦的男人。

金子抓到白老师之后把他绑在了郊外的一座小屋中。她发狂地厮打,用枪打穿他的脚趾,可当她把枪对准白老师的脑门时,含着泪水的她明白不能用这种方式作为复仇的终结。她明白单纯地“砰”的一枪根本无法使她自己得到救赎。她的复仇最重要的不是杀戮,而是能使自己从那种愧疚悔恨中得到救赎,对女儿的愧疚,对死亡小男孩的悔恨。

金子接下来的举动让我措手不及,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正是升华全片的高潮部分――群体的“同态复仇”。

她找到了之前逮捕自己的警察,给他看了白老师残害儿童的录像带。警察除了震惊外,更多的是对自己错误的无地自容。在这样的感情作用下,他帮助金子把所有被绑架残害的孩子的家长都召集到了一起,让他们一一观看了自己孩子被残害的录像。恸哭,昏厥,歇斯底里,最后,全部转化成了愤怒。警察说,凶手就在隔壁的屋子,你们可以自己决定怎么处置他。

这是影片最出彩的讽喻之处。警察代表着公权力,可却由他来放任这场私刑的执行。导演对于公力救济的嘲讽和对合法规则的质疑在此刻达到顶点。他借金子的行为一直在引发我们的疑惑:仅仅用合法的手段让他伏法就可以减轻众人的痛苦吗?仅仅让他单纯的死去就可以抽离众人的愤怒了吗?如果十恶不赦的罪人不得到最大的惩罚的话,任何人都无法得到解脱。

《亲切的金子》我以为这场让人无法喘息的复仇仪式已经极限地挑战了我的神经,可是,是这样吗?众人来到了金子工作的蛋糕店里,略带忐忑略显不安的围坐一起,店里是昏黄的暖色调。金子端出了一个鲜红的蛋糕,放在了桌子中间,大家开始分食这个蛋糕,血红色。没错,这是用白老师的血做成的蛋糕,原来“同态复仇”要到这一刻才是终结,“以血还血”才算达到了极致。

窗外开始飘起了雪花,这场长达十三年的复仇带给金子的是什么呢?她得到了她所要最终追寻的解脱和救赎吗?朴赞郁给了我们一个还算慈悲的结局,在这场腥风血雨之后,宛若天使的小女儿和金子紧紧地抱在一起,满天飘舞的雪花,仿佛是她已经被漂白的灵魂。

复仇就是复仇,或许它没有那么光鲜亮丽,而且很多时候,一旦你开启复仇,停下来的时候,你所看到的结果或许并不是你想要的。你觉得复仇是一种结束,但有时候,只不过是你重新开启的另一个痛苦的延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