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长十郎)从书到电影,追看《哈利·波特》系列的近十年当中,《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这部电影算是最令人失望的作品。先不说主创将本集内容的重心从各种暗黑往事伏线铺排、英雄怀疑任务等关乎内心的深层次的话题硬拗成《女巫布莱克》版青春三角恋这种肤浅的东西,即使是按照如今这一核心拍下去,这部电影也充满漏洞以及断层,出来的成品别说第一次接触《哈利·波特》电影的人很难完全明白,即使你看过前面6部小说&6部电影,也很难一一弄通这部电影里面的设置。这是剧本不扎实、剪接缺乏逻辑的结果,也是这片不甘心作为大决战前最绵密的铺垫,而应是要让自己焕发出大片味道的好莱坞商业模式的悲剧。

看过原著的人都知道,即使书中前半部内容不如后半段那样充满各种打斗戏份,但也绝对不会无聊到要让电影制作者硬提出一个三角恋的核心来当卖点。其中最现成的看点就是作为被选中之人的哈利·波特,要在这一集中经历一个“英雄怀疑人生怀疑自己使命”的心路历程。这里牵扯到邓布利多年轻时期的“丑闻”,各种传言和线索,不断地让波特意识到邓布利多不像自己想得那样完美。“丑闻”的作用除了让波特产生怀疑,同时也为死亡圣器的传说到底是真是假,做了很强的铺垫,而波特这一心理动摇所产生的效果就是使得三人组之间分歧的出现,他们的分歧点,一是邓布利多在有机会的情况下为何不留下更多线索方便他们,甚至连如何消灭魂器一事也不提?二是消灭伏地魔的方面,除了原先的消灭所有魂器之外,是不是可以转向找齐三件死亡圣器?由于这两项分歧,不同心的波特三人组才会接连碰壁。

一次次的碰壁其实是为了强固三人组之间的感情,譬如戈德里克山谷一行,波特认为自己的任性差点害死赫敏,而在从卢娜家逃脱的时候,其实还有一些戏份展示赫敏为了避免让卢娜父亲被牵连,在打斗时做了不少细心设置,从而也让波特和罗恩更加紧密地团结在赫敏身边……这部戏中不多的几场打斗戏,其实真不像片中处理的仅用几道黑烟就打发的那么简单。

电影则将三人的分歧原因简单粗暴地处理成三角恋,甚至用上裸体波特与赫敏接吻的画面,先前“赫敏”艾玛·沃特森被问到如何看待《哈利·波特》电影与《暮光之城》系列时精彩的回答(两部电影不一样,我们不卖弄肉体),顿时变得很无力。追了《哈利·波特》系列这么多年的观众眼睁睁看着这部电影降到与《暮光之城》一个层次,这让人情何以堪?

剧情的薄弱,弱化的分歧,使得他们碰壁的理由也减弱,最终使得波特三人组成为密林中的迷途小羔羊,就想《女巫布莱克》里的角色一样,在密林中等着各种衰事降临到他们头上,何等悲哀。

有理由相信,《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如今之所以会以这种不完整的状态出现,绝对不止是导演大卫·叶茨一人的原因。《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他将魔法学生校园生活的元素处理得很出色,这次《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中,已经没有任何霍格沃茨学校的戏份。而出于商业理由,整个故事的核心又发生了转移,导演和编剧必须用原著的材料重构一个主题,各种丢三落四、各种交代不清的状况也就很自然地出现。

如果导演坚持用三人关系作为这片的第一核心内容,《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其实可以不用两个半小时这么长,撇掉一些内容反而会让故事更易懂,节奏更好。第一个可以舍弃的内容是婚礼上波特与多吉以及穆丽尔姨妈的谈话,这段内容,其实除了带出巴希达这个人,还有揭示出邓布利多除了有个杀了两个麻瓜的父亲,还有不同寻常的妈妈和妹妹,这也是邓布利多“丑闻”的源头。电影既然不想提邓布利多的事,那这段其实可以精简。

第二个可以舍弃的内容是小吃店中的战斗。保留这段内容除了让影片增加一点笑料之外,其实也留下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食死徒会知道波特他们在哪里?整部电影没有给出任何回答,使得这段内容变成独立存在。其实,只有看过小说的观众可能才会注意到,波特他们逃出戈德里克山谷之后,赫敏用“神秘人”还是“不能说名字的人”来指代伏地魔这一细节。这是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伏地魔设置了“敏感词”,因为他知道只有反对他的人才会直呼他的名字,所以就将“伏地魔”设为敏感词,只要有人提,食死徒马上就会现身抓人。

小精灵多比之死,让许多观众感动流泪,然而有没有想过,为何一众巫师、还有古灵阁的妖精拉环,被囚禁在马尔福庄园,必须靠地位低下的多比来实现幻影移形逃脱囚牢呢?没看过书的人应该也不明白。其实这一疑问,早在影片开始没多久,波特三人组在小天狼星家里命令家养小精灵克利切捕捉蒙顿格斯的时候就存在。蒙顿格斯即使再不济,好歹也是个巫师,怎么会被小精灵降服。这个问题,影片没有给出解答,其实是因为删除掉一段很重要的戏,那就是克利切回忆悲惨往事的场面。看电影时不知你有没有问自己,为何真的挂坠盒魂器会落到小天狼星弟弟的手上?其实小天狼星的弟弟本身是食死徒,但他最后醒悟,决心偷走挂坠盒将其毁灭。为此,他带着克利切也到了那个岩洞,不过最后把魂器带回来的是克利切,在那个岩洞中,小天狼星的弟弟死了,而克利切幻影移形回来了,原因是巫师界认为小精灵的魔法不值一提,所以根本没想到一些可以限制巫师的法术,其实对小精灵无效。

另外,电影根本没提到格兰芬多宝剑的诞生地在戈德里克山谷(这也是波特认定宝剑会在那里的原因,从而去了戈德里克山谷),也没提到得到隐形衣的波特是死亡圣器三兄弟中老三的后代(这里牵扯出波特与赫敏之间有关死亡圣器是否存在的分歧),更没有提到金色飞贼和复活石之间的联系。至于邓布利多与那个在巴希达家中照片里的年轻人格林沃德之间的关系,缺乏这段往事的交代,造成的后果就是观众不知道为何伏地魔会意识到老魔杖在邓布利多手上,然后去挖坟……类似这样的漏洞以及断层,整部电影可以说到处都是,这种残缺的电影显然会让没看过小说的观众理解无能,同时也让《哈利·波特》的粉丝感到遗憾。

虽然《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整体令人失望,但多年来积累的优良传统还是有的。譬如演员高质量的表演,波特三人组表现都很出色,当中最突出的要数艾玛·沃特森饰演的赫敏。即使很多让其更有发挥的戏码(如上面提到的拜访卢娜父亲的戏份)被删除,但艾玛依然将赫敏的细心以及感情细腻的一面表现得很传神。尤其是在密林中她面对罗恩与波特的决裂时所表现出来的痛心感(电影同样删除了好多细节),她仅用眼神也足以让人感受到,催泪程度绝不输给多比之死。

然而,比较暴殄天物的行为同样发生在演员身上,那就是饰演魔法部长辛克尼斯的比尔·奈伊。虽然前面也找来艾玛·汤普森这样的大演员来打酱油,不过大家都知道她所演的特里劳妮教授在书中本来就戏份很少,也就欣然接受她来打酱油的事实。然而,辛克尼斯是有戏份的,他在将邓布利多的遗物交给波特三人组时,始终猜疑邓布利多此举背后有着不可告人秘密的辛克尼斯一直与波特三人发生冲突,这戏份一方面丰满了波特三人与辛克尼斯的性格,同时也暗示三件遗产的重要性。既然剧组找来比尔·奈伊这样的大演员演辛克尼斯,那有什么理由让他变成安静地转交遗物,然后就消失的快递员呢?

最后再说一点该片的好话,片中的手持摄影镜头确实很出色,很有《暮光之城》狼人追捕吸血鬼的感觉,为影片增加动感。另外,电影的配乐也挺出彩的。好了,好话就到此为止了。虽然我很怀疑,在缺了那么多伏线的情况下,明年上映的《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还能够离得起来,但还是希望结局篇能完好,求神保佑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