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尔·麦戈德里克(Daniel McGoldrick)有一份许多人羡慕的工作:他创建的公司专门为超级富豪设计智能房,赚了很多钱;不用坐班,在家处理工作,还可随时休假。

布兰登·史密斯(Brandon Smith)和麦戈德里克有同样的感觉:从事销售工作已有14年,工作日常就是说服商店经理购买公司产品,并摆放在商店显眼位置。

史密斯说:“这份单调的工作没有任何挑战,也没有上升空间。”史密斯越来越忧郁,需要每天听有声读物来缓解。

尽管两人的职业生涯相差巨大,但面对焦虑,他们都选择了同一种解决方式——转行护理。

与此同时,杜佩奇学院(College of DuPage)和张伯伦大学(Chamberlain University)等学校,多了很多像麦戈德里克和史密斯这样的学生。他们共同的特点是:工作多年,但并没有实现职业发展目标,所以他们纷纷跨行护理。

美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截至本世纪初,美国有350万名护士,其中男护士33万,约占9%。虽然占比小,但男性护士数量却呈爆炸式增长。

1970年,只有2.7%的注册护士是男性。华盛顿公平增长中心(Washington Center for Equitable Growth)的数据显示,到2017年,这一比例增至13%,并且从1960年开始,美国的男性护士数量就一直在增长。

除了男性愿意从事护理工作之外,这跟学校的政策也分不开。例如张伯伦大学正在进行有针对性地招募男护士,该校护理课程的1200名学生中,约有150名是男性,占比12.5%。

“我们的男学生比例一直很高,”该校艾迪生(Addison)校区校长简·斯诺(Jan Snow)说,“在大多数护理学校中,都有1%或2%的男学生,这给校园带来了多样性和不同观点的融合。”

同时,张伯伦大学也在为男护理学生提供更多机会。由于太多男性跨行涉足护理,今年,该校还推出了夜间和周末护理学士学位项目。

斯诺说,学校接收了很多男性医务辅助人员和消防员。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显,为此,张伯伦大学还设立了新的认证急救人员奖学金(Certified First Responder Scholarship),为那些跨行学护理的认证急救人员提供每学期最高1000美元的学费资助。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BLS)的数据,预计到2026年将增加43.8万个新护理职位,而护理行业职位空缺数将达到320万。

美国男性护理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Men)秘书长杰森·莫特(Jason Mott)做过18年护士。他表示,美国人口统计资料显示,护理需求空前提高,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美国)婴儿潮一代护士即将退休,预计未来10~15年内将出现严重的护理短缺。由于人口老龄化,护理行业已开始寻求让男性参与护理的方法。”

据报道,老龄化的婴儿潮一代意味着将有数十万即将退休的执业护士需要接替。加上由于医疗技术的进步,许多疾病已经不是绝症,人类寿命变长,医疗护理需求会越来越大。

阿尔弗雷多·卡瓦列罗(Alfredo Caballero)是一名医疗兵,后来成为布法罗格罗夫消防局(Buffalo Grove Fire Department)的消防员/医务辅助人员。在过去的两年中,他花了很多时间在芝加哥圣安东尼医院当护士。他的这些工作经验说明护理行业需要男性。

卡瓦列罗说:“当我在护校学习和观察分娩时,有些病人或父亲不希望你在那里,但是在急诊室,也有一些男性性病患者不想与女护士沟通。有时,女护士之所以喜欢团队里有位男性,是因为难缠的男性患者不会和男护士打架。”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很多男性抛开成见,走向了护理行业。例如做了17年多医务辅助人员的查尔斯·格拉瑟(Charles Glasser)。

一年多前,他转为一名家庭医疗护士。他认为会有更多的男性进入护理领域,但在改变护理是女性化职业的观念方面仍然存在障碍。

消防员/医务辅助人员的世界由男性主导,而护理恰恰相反。格拉瑟经常听到男性不该做护士的类似讽刺。他说:“我不这么认为。不论是护理还是医疗方面,我们每个人都是团队合作。性别又有什么关系?我遇到的每位男护士都像其他人一样有爱心。我们都应该接受我们的技能和能力评估教育。”

护理行业的稳定性和职业发展机会是另一大吸引力。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护士的平均年薪约为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9.2万),并且预计将随着需求的增长而增加。

莫特也表示,男性护士人数激增的原因与经济和职业成就息息相关。为帮助男性满足护理行业的需求,莫特和美国男性护理协会制定了一项计划。在计划内,人们可以观察准备学护理的高中男生,以熟悉未来男护士在青少年时期的形象。

莫特说:“传统上以男性为主的职业,像水管工和电工,现在越来越不稳定。很多人都在寻求稳定性更高的工作,而护理可以提供这种稳定性。在五到十年内,人们会开始看到现在五年级的男生到他们上大学时可能会想成为一名护士。”

史密斯刚从杜佩奇学院的护理班毕业,他说,成为一名好护士很大一部分是使患者无论如何都感到舒适。史密斯说,自己老被问为什么要当护士,是不是因为想在的人周围。史密斯的回答是:我们周围的人在咳嗽,在生病,在排便。但我认为,从事该行业的男性越多,人们可能就会越来越习惯。

麦戈德里克计划成为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一名护士,为健康状况不佳的婴儿提供治疗,而这个护理领域几乎没有男性。麦戈德里克说:“当说到‘护士’时,每个人都会想到女性。这就是这么久了,男性进入护理行业还被指指点点。我说的护工和分娩护士表示,他们希望有更多的男性。我希望我能做的很好,能为人们提供所需的护理,能够与患者建立联系,但我们拭目以待,再过几年可见分晓”。他将于12月毕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